偶像结婚首要任务:请粉丝成全

M墅生活 456浏览量

人情世故,眉角很多,要完成终身大事时,红色炸弹该送给谁,总得再三思量。不过这年头,日本偶像想结婚,最该报告、最要讨好的不只是另一半的父母,而是广大粉丝。

9月11日,加入日本杰尼斯男子团体TOKIO粉丝俱乐部的人,陆陆续续收到一封题为「来自国分太一的通知」的卡片,里面的内容,就是说明TOKIO成员国分太一将要结婚,「这样的人生大事,希望能第一时间通知粉丝」,国分太一在信中说,盼望婚后粉丝也能继续支持。

这桩婚事引起热烈讨论,很多人可能会觉得,都已经是个适婚年龄的40世代男子,结婚有什幺好稀奇?但这对有「结婚禁忌」的偶像事务所而言,可是破天荒大事,况且这回的结婚喜讯,不是先开记者会跟媒体打招呼,而是选择先向粉丝「报告」。以粉丝的角度来看在失落之余,应该也会感到欣慰,毕竟对于视宣传为命脉的偶像而言,自己若排得比媒体还要前面一些些,就可说是一大胜利了吧。

追本溯源,「偶像」叫作偶像,其实有着宗教的意涵,因为它本来指的是泥塑、木雕的神像之意。信徒对其抱持着崇拜、景仰、爱慕等情怀,膜拜、效法之,而这样的意涵,放在现代社会依旧颇合适,虽然它已经转型成更个人主义、英雄主义、消费主义的概念,信徒/粉丝恋慕不减,桌上的贡品转成超强购买力,身心灵都奉献了,还是怎样都觉得不够多。

日本的分众与角色设定如何细緻,已经不须多赘述,相较于歌唱力取胜的歌手、演技力考量的演员,偶像卖的更是关于爱情的幻梦与妄想空间。当供需两方确立,串联出组织庞大的演艺圈世界,要想让粉丝爱情不灭,经营方的想法很单纯,就是让旗下偶像保持在相对「纯净」的状态,「恋爱禁令」成为理所当然的「天条」。

也因此,公开明订不准和异性牵扯关係的AKB48集团,会开除在私下跑去联谊的成员,或者有成员为了「谢罪」而剃平头、在广播节目中被「公审」,哽咽认错的种种场面,而掐指一算,杰尼斯事务所的已婚人士也没超过10位,彷彿婚姻绝缘体,除非年过40的「人道考量」,或者是像木村拓哉如此这般红透半边天,才有本钱任性做自己。

但讲起「男神」木村拓哉,2000年与女歌手工藤静香结婚之际,亦是满城风雨。当时,周刊爆料工藤静香怀孕了,木村拓哉正在所属偶像团体SMAP的巡迴演唱会中,因此他特别在演唱会开始之前亲上「火线」,向粉丝说清楚、讲明白,大声喊出「我决定要结婚」。很多人都坏心地期待着木村拓哉人气垮台,或是两人婚姻触礁,不过事实证明,木村拓哉婚后的第一部作品《HERO》成了日剧经典,婚变说了十几年两人依旧手牵紧紧。

一直都很有自己调调的木村拓哉,婚事是因为被爆料而不得不站在众人面前宣布,对他来说或许少了些霸气,但当年以当红之姿死会,挑战了事务所禁忌,更为偶像们开闢了一条可通向红毯的道路,即使这条路依旧崎岖。15年后有了些改变,国分太一终于可以透过官方正式表白,然而不变的是,无论如何都得给粉丝一个「交代」。

对偶像的爱,到底力道有多大?我想起我的一位朋友。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,却没有自信,想法总是很消极,每每在脸书上的发言,都令人担心她会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,但她在提到自己喜欢的偶像时,却充满着神采。后来她真的如愿以偿到了日本生活一阵,我和她见面时,刚好她要去看喜欢的偶像举办的演唱会,那时,她认真雕琢自己的装扮,最让我难忘的是她的眼睛,水亮亮的,充满活力,一如恋爱中的少女。

「有人觉得我很不切实际,但那又怎幺样呢?我可以因为他而尽最大的努力,你们又曾经为了谁努力做过什幺呢?」她因为偶像的兴趣是棒球,去学会看懂规则,为了继续在日本待着,用功念书、奋力打工,认真朝目标前进,我很喜欢这样的她。

迷偶像只是少男少女的特权?至少在我这Around30的年纪,我的迷妹体质依旧满点,难过时疲倦时,看着这些帅哥美女或歌舞或搞笑,心情就畅快不少。虽然我不知道国分太一的粉丝,是抱着什幺心情看完那张红色炸弹喜讯卡,但我试想,如果是自己喜欢的艺人结婚,我恐怕也会心情複杂一阵。毕竟不管哪个世代,我们对偶像永远都冀求着梦想与爱情,然而,粉丝终究会长大,成长,会了解偶像下了舞台,就跟我们一样是平凡人,渴望平凡地爱人与被爱,渴望抱着小孩睡着,看着孩子长大成人,和心爱的人牵手终老。有别于舞台上的华丽炫目,这样的偶像姿态,不也很帅、很美吗?

当然,也有人背其道而行,试图打出另一套偶像经营套路,偶像团体「私立惠比寿中学」的经纪人就曾在媒体上坦言说,该团体没在玩恋爱禁令这套,大家自由恋爱,反正就算说禁止,该发生就是会发生。日本的偶像市场仍旧是块大饼,里面有说不完的故事,有些只是传说、有些不为人知,但每一段肯定都精彩无比,我如是想。

偶像结婚首要任务:请粉丝成全

上一篇: 下一篇: